设为首页 网站导航   English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电子杂志 > 相关文章 > 正文

长路:迷失在4800米的云山雾海里——九人重装走川西

2013-12-24 11:05 来源:《极限户外》杂志 作者:醉舞花间 平和西等

查看所有评论

贡嘎,蜀山之神,让我膜拜已久,莲花湖的如幻美景,也不断地诱惑着我,经过一番选择,最终定下了由莲花湖穿越到伍须海,再由子梅垭口穿越到贡嘎寺、巴旺海无向导、无背夫的徙步路线。 定下路线之后,照例是拉练、确定出行人员、选择出行日期,几经起伏, 7月
贡嘎,蜀山之神,让我膜拜已久,莲花湖的如幻美景,也不断地诱惑着我,经过一番选择,最终定下了由莲花湖穿越到伍须海,再由子梅垭口穿越到贡嘎寺、巴旺海无向导、无背夫的徙步路线。
定下路线之后,照例是拉练、确定出行人员、选择出行日期,几经起伏,7月12日晚,一行九人终于坐上了开往成都的火车。在火车上,大家都还讨论着此行的难度,在我们看来,此行,断然没有狼C之难,或许正是这轻松之心,造就了我们的迷失之行吧!


 
美景篇,秀一把女人的妩媚
新都桥,摄影家的天堂,美景如斯,朝霞绚烂,花海无垠。初入眼,你并没吸引我,普通得和常见的海子没什么差别,可随着路径的延伸,你便如深闺中的少女,一层层褪去闺围的阻拦,待到湖尽头,方窥得你的全貌:温柔、婉转,曲曲折折,阳光尽情地跳跃在水面上,便扰乱了你的沉静,让你活泼了起来。
莲花湖
月亮湖宛若待嫁的少女,而莲花湖便是内敛、醇厚如茶的美妇。你得在此停下匆匆的脚步,盘腿坐在草地上,静静地打量她,用心去体会她,你便会醉在她的怀里。若是雾起时,那你更要抛却一颗尘心,以空灵之态方能领略她的极致之美。
 
伍须海
看够了月亮湖与莲花湖的美,伍须海的景致在眼中,便引不起惊喜,仅仅是与人的活动距离离得近些,便受宠一些而已。不过,在此,放任地秀一把裙装,显一回女人的妩媚倒是不错。
 
泉华滩
钙化地质形成的滩落,五彩斑斓,泉水流淌在滩落间,轻轻地滑过厚软的青苔,赤脚,着裙,走在上面,头顶,阳光、蓝天、白云,脚下,溪水软滑,青苔绵厚,砂砾扎脚,是怎样的一种风情呢!
 
仰望温泉星空
是夜,还没找到传说中的女生专属温泉,便被状若野猪的生物吓得落荒而逃,也打乱了男生自在的裸泡,便有了一个着装泡着温泉、仰望星空的浪漫之夜。
 
子梅垭口,就着大雾起程
一晚的夜雨,几乎敲散了所有的信心,当西西姐就着微弱的晨光外出打探归来在门口喊了句“有着落”后,满屋的人都沸腾了,大家都急慌慌地加衣,找鞋,忙着往屋外冲。我也冲到屋外,瞧了一眼后,迅速冲回屋内,翻出裙子,趁着最好的晨曦,与云海翻滚中有贡嘎的群山合了个影。
岩边,脚下云海翻腾,咫尺间,贡嘎群山森然耸立,巍峨肃穆。天边一角,绯红斜挂,转瞬,雾笼天地。等到云散雾消,云海又升了一层,贡嘎主锋依旧藏在雾纱里。几番雾起雾落,终没有见到主峰的真面目,只好就着大雾起程,希望,在贡嘎寺,能一睹神山全貌。
此行走的是贡嘎南坡,原计划是从子梅垭口-贡嘎寺-巴旺海-草科,结果巴旺海断路,所以直接在子梅村包车回康定了,有点儿遗憾。
 
迷失篇之探路乱石堆 
此行,美景、美食亮点众多,但最让人刻骨铭心的,却是背着大包,迷失在海拔4800米的经历。差不多两天的时间,我们9人,背着四十多斤的重包,徘徊在这个海拔线,寻找希望,探路的老狼、草原、螺狮贝、一喝就醉将周围的几个山垭口(海拔估计在5080米以上)都遍走了,依旧没有找到正确的路,只好下撤,这样的经历,一生中,还会再有吗?在这一生的记忆里,这又何尝不是一种财富呢?现在回忆起当时种种,只可惜我没能力和他们一起去探寻,也算是一份遗憾吧!
从莲花湖到乱石窝的路颇为难走,少有原始森林里成型的路,还有沼泽,更多的是在乱石堆里爬上爬下,46斤重的包,背在身上,常常觉得重心不稳,幸而使用的是双拐,护佑着我没有摔倒。
    到乱石窝营地后,看大家的状态都不太好,几个同伴的高反都较严重,该吃药的吃药,该休息的休息。草原也不顾劳累,又开始了埋锅造饭,我们几个尚能动的,也只能给他打打下手,减轻一下他的劳动强度。
    开饭时间,大家都没什么胃口,草草收场。想要好好休息,却是睡不着,半夜开始下雨,担心着第二天翻垭口的事儿,又担心着同伴的身体状况,闹腾了一夜,终于挨到天亮。
草原已经早早起来,忙着做早餐了。大家陆续起来,挨个问过,见大家都有好转,略为放心。大家都没什么胃口,我也觉得有点儿反胃,喝了支霍香正气液,强迫自己吃了点儿东西,匆匆地结束早餐,收拾好东西,前行。
今天的行程颇难,在海拔4600米以上的高原空手行走已属不易,何况我们还背着40多斤的重包!路,尚无成型的,几乎都是在乱石堆里踩来踩去。个人感觉这样的行走,比以前的任何一次徙步都要艰难,平日里,很少在路途中补充能量,现在却是隔不了多会儿,便要吃颗巧克力,难道是撞上了生理期的缘故?
    费力地向上跋涉,寻找着传说中的山垭口。又爬上一堆乱石在暂歇的时候,趁着后面还有几个没上来,一喝又说道:“路是不是错了?应该趁早撤下去哦。”我看着在前面探路的狼哥和草原,没好气地回了他几句,就背着包包往前走了。
    前面的垭口,左、右两个方向,会是哪一个方向呢?周围又还有另外几个垭口。草原试着走了一会儿后,换了一个垭口去找,狼哥继续沿着草原查看的道路向前,回头望去,后面落下的队友也都上了平台,只不过都远远地坐着休息,没有跟上来。我也只好停下,等待狼哥他们探路的结果。
    在静静地等待中,螺狮贝忽然高兴地叫着:“狼哥,草原这边发现了一条大路。”听到这话,狼哥也就从最初选择的路上返回,决定和草原一起往上打探,我叫他们把包放下,他们也不听,坚持负重上行。
    看着他们往前,继续在没有路的乱石坡上行走,一喝又说道:“这个路不对,海拔也不对,现在都上5000米了,肯定走错路了,你们不撤,我撤了。”我阻止他,哪里拦得住,他背着包包就走了,我也背着包跟狼哥他们赶去。在背着包,心惊胆战地过了一个接近70度的石板后,我终于支持不住,扔下包包就地休息。心里,一边是担心着独自离开的一喝,一边又是担心着前面探路的人,就在这样的煎熬中,狼哥他们终于回来了,前面没有路,时间也不早了,只好下撤。
又要过一次石板,我紧张得腿都快哆嗦了,好在是安全着陆,有惊无险!大家伙儿也都从原位选择可以向下的路,一路撤下去,终于发现一喝在另一个方向的半山腰探寻,急忙叫他撤下来,九个人,又会合了。
我们继续往下,走到一个小海子边上,海拔约4800多米,就在这里扎营了。星星此时高反严重,吐了个昏天黑地,西西姐、静者安的高反也在加重,大家都又累又乏,懒懒地坐着,不愿动了,还是草原强悍些,烧起了开水,将狼哥带的快速银耳汤熬来大家喝了,也无心做饭,都各自钻进帐篷休息。一喝的帐篷撑杆也不知怎么弄坏了,折腾了好久才将就搭好。
5点多钟,阳光照在帐篷上,很晃眼,很想起来看看渐渐日暮的风景与暖阳下的海子,可却懒得动,只得抛却眼前的美景,想着今天的失败,也不知道,明天,能不能找到正确的方向?迷糊中,夜半,又起雨了!
17日晨,醒来,还好,无雨,雾淡淡的,熬的阴米,大家仿佛适应了这个海拔一样,比昨日都还精神些,吃过早饭,还高高兴兴地照了集体照,又批评了喝哥昨天单独行动的行为,再次强调大家无论对错都应该在一起的约定,便向着昨晚讨论后决定的方向行去。
路,没有,面对眼前高低起伏的乱石堆,我们要做的,只能是选定要前进的大方向,然后寻找可以下脚的地方。我尽量紧跟着前面的队友,星星、西西姐他们因为高反,走得较为吃力,落在了后面,但都还在视线范围内。
再走一会儿,实在太累,看远处,狼哥和螺狮贝又开始爬垭口探路了,草原和一喝停在一块大石头上等他们探路的结果。我看着他们走在滑坡的砂石上,心里又忧又急,远远地向他们喊着叫他们回来,可能是太远了,他们没有一点反应,草原便喊他们回来,可狼哥他们坚持着向山垭口行去。我回头望去,后面的人还没跟上,便将包放了,空手前进,和草原他们会合了。雾,渐渐浓了,开始还能隐约看到狼哥他们的身影,到后,完全被淹没了,无论有多么担忧,这时,剩下的就只有等待了。
还好,我回头看到,星星他们也在拐弯的地方了。大家交流了几句,我叫他们原地不动,等狼哥他们探路的结果。和草原有一句没一句地说着,以排遣心中的担忧,星星他们又在喊要过去和他们商量怎么办,我还是叫他们原地不动。又和草原商量一下,决定要是下撤就往河沟方向撤,便又告诉星星他们要是想撤,就先往河沟下撤,最好是原地不动,他们又远远地说要去找什么新路,我还是答复他们原地不动。
经过煎熬的等待,狼哥和螺狮贝终于从雾中现身了,依然是下撤。回头,拐弯处的几个已经看不到了,心下一惊,赶忙回身,到放包的地方将包背上后,按原路往回,而草原和一喝撤得飞快,都快下到山脚了。
 
迷失篇之平安下撤
带着担心,我边走边喊星星他们,既看不到人,又听不到一点儿回应,难道他们因为走得慢,早就开始下撤了?这时狼哥他们也背上了包,开始向河沟撤去,远远地叫我向下撤。想到大家最后反正是在河沟会合,估计他们四个已经在下撤了,也就寻着路小心地往河沟撤去。乱石堆、低矮的杜鹃林、沼泽不再是原生态的迷人风光,而是令人生厌的绊脚石,在磕磕碰碰地穿过这些障碍后,约在11点钟的时候,我们五人会合在沟底的另一个山垭口下。
现在,我们面对的只有这一个垭口了,看这垭口的高度和我们当前所处的位置,看来,这才应该是正路,又等吧,等他们四个。等了一会儿,没有踪影。大家都急了起来,怎么办?去找吧,一喝和草原往沟口而去,回来的时候,没有带回任何好消息。于是大家决定兵分两路,一路去垭口探路,一路去找落队的四人。螺狮贝承担了探路的任务,找人谁去?狼哥也不顾累,就带了水壶和压缩饼干去找人了。
心里觉得很歉疚,狼哥这么大的岁数,还在高原这么奔波,也觉得自己太差劲儿了,不能再强悍点儿,可以担起这个担子。就在左顾右盼的担心中,草原和一喝拣了柴禾来生烟,先将稀饭做上,然后开始生烟,我们希望他们四人能看到这青烟,找到方向。
    饭做好了,青烟却老是被吹得东倒西歪,不能直上云霄,也不知道探路的、寻人的进展如何,更担心走失的四人到底怎么样了,纠结啊!
在度日如年的彷徨中,1点多钟,终于看到远远的山坡上,有红的绿的影子,谢天谢地,走丢的人终于找到了,现在,就只担心探路的人了。还好,这个垭口看上去不太高,感觉走起又要平缓些,焦虑的心情总算少了一分。
等他们稍微休息了一下,招呼他们赶快吃午饭,只等螺狮贝探路带回好消息就翻垭口。等来等去,看情况最多2个半小时就能来回的路,怎么都快3个小时了,还不见人回来?大家都急了!担心会出什么意外,草原和一喝决定去找,狼哥下了死命令,不见人不准回。慢慢地瞧着他们两人向上、向上、向上,忽然间,螺狮贝就从另一个方向出现我们眼前,惊喜来得太快,慌忙将山顶上的人喊回来,可人去了已转过的垭口去了。
遭了,他们不会真的不见人不回来吧?大家互相安慰,他们那么聪明,肯定会很快回来的。3点多钟的时候,在眼珠子都快望掉的时候,两个家伙出现在山垭口了,螺狮贝赶快拿着旗子寻了块高地向他们挥手,我们也齐声叫他们快回来。大家又聚齐了,纵然,我们只能下撤,可是,我们经历了、体验了,只要我们平安在一起,其它的一切还有那么在乎吗?
4点10分,开始极速下撤,经过乱石窝营地、乱石路、原始森林,离莲花湖越来越近,而天公仿佛捉弄我们一般,乌云飞卷,雷声大作,闪电霹雳,雨大如豆,脚下仿佛有千斤重石不想抬。可面对眼前的沼泽,你只能挪脚前行。紧紧地跟在草原的后面,尽量不让自己踩到水里,可在这满天雷声,满地闪电,满世界都是雨滴的世界里,哪能不湿脚呢?我很庆幸,我们一行人,终于在晚上7点多平安穿过沼泽地,到了莲花湖,9人挤在藏民扎西家新搭好的牛棚里,换上干爽的衣服,围着熊熊的炉火,过了一个温暖的夜,第二天一早,还喝到了纯天然、没勾兑的新鲜耗牛奶!
4800米的迷失,是祸是福?是失是得?每个人的心中自有一番计较,当闲坐品茶时、当举杯共饮时、当仰望星空时,这一幕幕会怎样在亲爱的你眼中呈现呢?
 
美食篇,一路享受山林佳品
吃,人生永远的主题。此行,虽然辛苦,但在吃上,却丝毫不马虎,而这正是山珍集中上市的季节,怎不让我们大快朵颐呢!
    新都桥的味美轩
此轩虽店面不太宽敞,可菜的味道着实不错,特别是炒山珍,更是让我们差点咬了舌头,也由此拉开了一路上享受着山林佳品的序幕。而这天,正好是狼哥的生日,我们的喧闹也感染了邻座的客人,整个饭堂顿时显得热闹了起来。
 
    温泉边的松茸大餐
    此行时节,正是松茸上市的季节,在新都桥看到人家的新鲜松茸,就想买来下锅,可惜店主得宝自居,不愿卖与我们,幸而,在沙德到林场的路上,碰到几个进山采菌的藏民,便从她们手中购得5斤6两鲜松茸,计两百大洋。狼哥一路拎着这袋宝贝直到温泉营地。
    在大厨草原的主打下,我们几个就只有打下手的机会了,负责洗和撕碎松茸的活儿后,就眼巴巴地瞅着大厨,恩忖着什么时候才能开吃?终于熬到可以吃的时候,大厨凶巴巴地守着我们只准吃松茸,不准喝汤、不准吃汤里的肉,因为还有很多鲜活的松茸等着下锅呢!
等到所有的松茸都下锅煮好后,我们才开始了真正的耄耋大餐,鲜嫩的松茸、入口即化的炖肉、浓厚的汤汁,这一顿饭,吃得我们齿颊留香、心满意足。
 
九龙城的鲜菌火锅
    在伍须海正闲玩得无聊时,碰见几个采菌归来的藏民,意兴阑珊的我们顿时兴起,向山民们打探了一下采菌的路线,我们也开始林中寻宝:黄落伞、鸡蛋菌、九月香、刷把菌等认得认不得的,都装进了口袋里。
    拎着战果回到草地上,请人辩认了一翻,除去不能吃的,还有好几斤呢。回到九龙城后,赶巧见到一家重庆火锅店,老板娘听得我们的重庆口音,那个见了亲人的另类奔放劲儿,真是叫人吃不消。憨实的老板但是很实在,与粗声大嗓的老板娘显得一文一武。
不觉间,在老板娘的粗声大气与老板的默默操作中,菜摆了满满一桌,主角自然是我们亲手摘的林中珍品了。赶快把菌往锅内下,草原依然很称职地守着时间,以防我们因贪吃过早地把还未煮熟的菌吃掉。
等到煮够时间,自然是抢得不亦乐乎,大家眼里盯着的、碗里盛着的、嘴里咬着的、筷子里挟着的全是菌,这几个小时吃下来,所有的菜一扫而光,若锅里不是红油汤底的话,只怕是锅底儿都要朝天了。真是爽快!如此美味的火锅,或许也只有此时此刻、也只有我们这群疯子才能享受得到吧!
 
 
Add to Flipboard Magazine.

相关主题

查看所有评论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 表情:

网站公告

图片资讯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