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网站导航   English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电子杂志 > 相关文章 > 正文

特别策划:亦真亦幻的蜜月之旅 ——登顶欧洲之巅勃朗峰

2014-05-07 15:25 来源:《极限户外》杂志 作者:■文图/很远是永远

查看所有评论

英国著名诗人雪莱深情地赞美这里: 勃朗峰仍在高处闪烁时, 阿尔卑斯山已经代表了欧洲的人间天堂, 一个新的世外桃源。是的,这里是霞慕尼,一个美丽的世外桃源!但对于大多数登山者来说,这里更是户外运动的天堂。勃朗峰,海拔4810.90米,法语意为银白色山
英国著名诗人雪莱深情地赞美这里: 勃朗峰仍在高处闪烁时, 阿尔卑斯山已经代表了欧洲的人间天堂, 一个新的“世外桃源”。是的,这里是霞慕尼,一个美丽的“世外桃源”!但对于大多数登山者来说,这里更是户外运动的天堂。勃朗峰,海拔4810.90米,法语意为“银白色山峰”,自1786年8月由巴卡罗和巴尔玛巴尔玛首登以来,这里便成了现代登山运动的发源地,是每个登山者心中的“麦加”圣地。所以,我们远赴法国的勃朗峰完成了蜜月之旅,既实现了我的户外梦想,又给爱人一个浪漫的美好回忆。



本次我们所乘坐的飞机为阿联酋阿提扎德航空公司的航班,经阿联酋第一大酋长国首府也是阿联酋首都阿布扎比转机前往日内瓦。
经过十几个小时的飞行,我们于当地时间14:35到达瑞士日内瓦国际机场。到机场迎接我们的是法国Lafuma和Petzl(攀索)的技术顾问;签约运动员:Aymeric,一个从10岁就开始登山的牛人,也是我们本次“Lafuma叶伴我行勃朗峰”的总教练。
从机场乘坐ALPYBUS旅游公司的BUS前往法国霞穆尼小镇,BUS司机是位漂亮的法国女士,路况很好,100公里的路程只需短短的一个小时时间。封闭式的高速公路修建在宽敞的山谷之中,蓝天白云、绿草如茵,半山腰散落着各式各样的砖木结构的房子,靠近公路旁的房子基本都有一大片田地,像一个个小小的农场一样,时不时头上还能看到几个滑翔伞从两旁的山上飞下来。
转过一个比较大的弯儿,洁白的阿尔卑斯山出现在我们眼前,一路看着阿尔卑斯山的美景,不知不觉中就来到了著名的旅游度假圣地——Chamonix(霞慕尼)。
入住HOTEL ALPINA(阿尔卑斯酒店),HOTEL ALPINA是一家有着悠久历史的三星级涉外旅游酒店,酒店大部分房间都能看到勃朗峰和南针峰,东南向的房间都有一个露天的小阳台,房间整洁,略显陈旧,全部都是实木家具和门窗。
晚餐前还有点时间,大家相约到小镇上逛一逛,顺便找一家正宗的餐厅品尝一下法式大餐。
Chamonix霞慕尼小镇因坐落于欧洲屋脊阿尔卑斯山最高峰——勃朗峰(4810米)脚下而享誉世界。1924年,第一届冬季奥林匹克运动会在这里举行,1786年,霞慕尼医生Paccard (帕卡德)及其脚夫Balmat (巴尔马特)首次登顶勃朗峰。从此后这里逐渐成为欧洲人最喜爱的登山滑雪圣地,这里有欧洲最高的缆车可直达勃朗峰观景台——南针峰。
这个季节的游客不多,小镇两旁商店鳞次栉比,街道整洁干净,各种登山、滑雪、户外商店随处可见,这里汇聚了世界上各大顶尖户外品牌的专卖店,我戏称这里的户外店是只有你不知道,没有你看不到的!作为一群户外爱好者,我们的首选当然是逛各大户外品牌店了,这里的户外装备价格并不算便宜,不过还是要比国内低15%—30%左右的。
悠悠荡荡、走走停停,不知不觉天已经暗了下来,这里的商店大部分都是19:00停业,我们找到一家看上去不错的法式餐厅,这里的牛扒和海鲜都很不错,就是配菜的薯条有点粗大,有懂行的队友说这就是正宗的法式薯条 ,我怎么看怎么像油炸土豆块儿。
这里和国内有6个小时的时差,晚餐后我们回到宾馆早早休息,明天就要进行高海拔适应性训练了。
 
本次活动行程安排:
9月13日:北京-阿布扎比-日内瓦-霞穆尼(BUS);
9月14日:适应训练:到高山木屋(海拔);
9月15日:适应训练:装备使用、冰川行走、攀登TETE BLANCHE(3429米)瑞士境内;
9月16日:适应训练;
9月17日:返回霞慕尼休整(购物);
9月18日:继续休整等待天气;
9月19日:攀登勃朗峰:乘坐小火车到达海拔2372米小火车站,攀登至古顿木屋(3817米);
9月20日:古顿木屋(3817米)-勃朗峰登顶(4810米)-小火车站(2372米)-霞慕尼;
9月21日:退税\返程。
 
整装待发,阿尔卑斯初体验
这里的物资全部是用直升飞机运送,阿尔卑斯山的高山木屋有着悠久的历史,对阿尔卑斯山的户外登山运动发展有着卓越的贡献,近似于公益性质,木屋里商品的价格也不是太贵,大部分可以通过网络和电话预定,高山木屋从9月底到第二年的4月大部分是关闭的。
HOTEL ALPINA 的早餐从7:00开始供应,今天我们要进行首日的适应性训练,大家都早早来到位于7楼的餐厅,一个霞穆尼小镇和阿尔卑斯山景观餐厅。
我们把不需要带的装备寄存到酒店,这次活动的总教练Aymeric带着另外两个教练来了,一个是意大利籍的Hugues,我们都戏称他“渔歌”,Hugues同时也是一位资深的滑翔伞教练;瑞士籍的Elodie(艾乐迪),是瑞士一所大学的历史老师,Elodie是阿尔卑斯山为数不多的女高山向导之一。
这边的商店大多在9:00到9:30开门,我们在Aymeric的带领下一起去镇上一家综合户外用品商店购买和租赁雪山攀登的装备,这个店我们昨天下午来过,营业面积两三千平米,三层,基本所有的户外装备都可以在这里买到,这边租赁高山靴和冰爪的价格是一周125欧元,价格有点小贵。
今天是周六,在我们酒店门前的广场上有一个临时的集贸市场,基本上都是当地农场自产的农副产品,看了一下价格还是挺实惠的,不过我们就要去进行适应训练了,无暇光顾,只能匆匆而过。我们一行12个人加3个教练正好三辆车,三个教练又兼任了司机的工作,这边的汽车以两厢车和三厢旅行款为主,吉普车不多,三厢的轿车基本上看不到,车型不算新,但车况都不错,有不少经典的老款车型。
驱车二十分钟左右,一路盘旋上升,我们来到缆车站停车场,在这里Aymeric给我们分配了这两天训练的路餐,已经快十二点了,今天我们要到达Refuge木屋,在停车场简单吃了点路餐,合影购票。缆车上的风景很漂亮,天气也很不错,这边有很多老外在玩儿山地车速降,感觉非常刺激,有一个专业的赛道,竟然还有妈妈带着十一二岁的小朋友玩这个,在国内可能有点不敢想象的。
我们要乘坐两段缆车,缆车票是单次往返的,有效期一直到11月底,到达山脊上的缆车站,接下来我们要徒步上升大概五六百米去到Refuge木屋,距离大概七八公里的样子。前半部分路段都比较好走,最后一段碎石陡坡路段需要手脚并用了。第一天训练,大家的热情还是比较高的,一路上遇到很多从山上下来的登山爱好者,老人小孩儿都有,他们都会礼貌的和我们打招呼,我学会的第一个法语单词就是Bonjour(你好)。但是为了向欧洲人民普及中文,我都提前大声跟他们说你好,有部分人也会学着我的发音和我打招呼。
下午四点,我们陆续到达Refuge木屋,阿尔卑斯山的登山环境很好,高山木屋的设施很齐备,有专门的鞋柜和存放柜,首先要脱下你的登山装备换上拖鞋,有专门放登山装备的塑料箱子和晾衣服的挂钩,除了随身的贵重物品之外一般不把东西带到餐厅或宿舍。
这里的物资全部是用直升飞机运送,阿尔卑斯山的高山木屋有着悠久的历史,对阿尔卑斯山的户外登山运动发展有着卓越的贡献,近似于公益性质,木屋里商品的价格也不是太贵,大部分可以通过网络和电话预定,高山木屋从9月底到第二年的4月大部分是关闭的。Refuge木屋正在进行改建,资金来自各行各业的捐赠,里面的工作人员有一部分是志愿者,我们将是今年最后一批使用Refuge木屋的登山者。
吃过晚饭我们早早回到宿舍开会,宿舍是两排两层铺位,能住24个人,因为现在登山的人不多,只有我们一队住在这个房间。在宿舍做了一个简短的总结,Aymetic问了一下大家对今天徒步的感受,是否有不适之类,并且告知我们未来几天的天气有可能会变的很糟,但大家的精神面貌都不错,可以说是信心满满。最后我们15个人分成三组:罗静、杨波、贺源、古进由Aymetic带队为第一组;凯伊、王冠、我和婷婷由Hugues带队为第二组;梓朕、花而、Angela、无痕由因Elodie带队为第三组。
明天不用起的太早,大伙还躺在床上侃了会儿大山,房间有点小冷,不过休息的还都不错。
 
大雾来袭,全员登顶白头峰
后面的路程大部分都是雪坡的行走,其中有一处较大的裂缝有一点点危险,山上的雾时聚时散,已经有早出发的登山者开始下山了,我们大概总共用了五六个小时登顶TETE BLANCHE(白头峰),海拔3429米,海拔上升将近700米,最后一段有三十米左右雪岩混合攀登。
早上七点队友们陆续起床,感觉有点凉,室外被浓雾笼罩,变天了,能见度很低,餐厅提供的早餐还可以,有热牛奶、咖啡、红茶,配上面包果酱,昨天体力消耗不大,早上实在没什么胃口,简单吃了两片面包,这里的小木屋热水是收费的,2欧元1L。
待大伙收拾好已经快九点了,山上的大雾没有消散的迹象,Aymetic告诉我们未来几天的天气可能都很糟糕。我们九点整准时出发,小木屋的旁边就是冰川,但我们要先经过一段碎石路段上到冰川上,距离大概五六百米。
我们到达冰川后开始结组,穿好冰爪,海拔较低的这一段冰川相对陡峭,这里的能见度只有100多米,不时出现一些冰裂缝,不过都不是很宽,一步就能跨过去。过了这段低海拔的冰川是就是雪坡了,坡度不大,行进的速度适中,几个教练都非常的专业,按照一定的频率和节奏缓步攀升。大概继续行进一小时左右到达一处有裸露岩石的避风地,我们在这里稍事休整,简单的补充一下高热食品和热水,继续前进。
后面的路程大部分都是雪坡的行走,其中有一处较大的裂缝有一点点危险,山上的雾时聚时散,已经有早出发的登山者开始下山了,我们大概总共用了五六个小时登顶TETE BLANCHE(白头峰),海拔3429米,海拔上升将近700米,最后一段有三十米左右雪岩混合攀登。
前两组基本上同时登顶,我们在背风处解决午餐的时候,第三组也顺利的登顶了,云雾渐渐减弱,山顶处的风比较大,我们随即下撤。下午三点多回到Refuge木屋,简单的收拾后都来到餐厅喝茶聊天。“梓朕”说他最后是用腰带动腿走下来的,惟妙惟肖的边说边跟我们演示,一度成为我们这次旅程的笑谈。而“花而”更是大声感叹:“Lafuma带我们玩儿真的”。
晚餐后照例还是一个小小的总结会:今天婷婷在冰岩混合攀登的路段脚崴了一下,决定放弃第二天的训练,梓朕、Agela和无痕身体不适也放弃了第二天的训练。Aymetic根据今天大家的表现又重新给我们重新进行了编组。Aymetic和Hugues带两组人继续按照计划攀登第二座适应训练山峰,剩下的由Elodie带领进行简单一点的适应性训练。明天很早就要起来,今天大家的体力消耗也比较大,都早早的休息了,据“凯伊”说我刚刚躺下说了一句话就睡过去了,看来还真是不轻松。
 
风雪交加,雨雾相伴中完成测试训练
垭口上的云雾时聚时散,Aymetic告诉我们雨夹雪马上就要来了,不知道他是看了天气预报还是经验之谈,我们抓紧赶路,接下来是一段较缓的雪坡,山上的风越来越大,云雾被风吹散,已经能看到我们今天要登顶的Aiguille du Tour了,远远就能看到在雪岩混合附近的一条大冰裂缝。
三点半准时起床,“凯伊”有点感冒,今天参加训练的队友又少了一个,餐厅已经准备好早餐,已经有人一早出发了。
我们吃过早餐,Aymetic和Hugues带领我们五名队员一早出发,Aymetic带杨波、罗静和“皮带断了”;Hugues带着我和王冠,室外漆黑一片,空气湿度很大,头灯的光亮只能照到前面的队友。
今天前段的路程和昨天一样,过碎石坡、冰川、雪坡,天色渐亮,云层很高,有点黑云压顶的感觉,今天训练的山峰是在瑞士境内的Aiguille du Tour,海拔3542米,比昨天的略高,路程相对较短,但难度有所提升,特别是后段的冰岩混合的攀升,基本上都是70°以上的混合岩壁。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跋涉到达岔路,昨天的雾比较大,只能看到一串延伸的脚印,今天一眼就能看到这个大雪坡的顶端,50°左右的雪坡,顶部是一段雪岩结合的垭口,我和王冠的教练Hugues告诉我们翻过这个垭口就是瑞士境内了,我们会在垭口处休息。
前面隐约能看到三五个登山者,由于坡度较大,我们只能做Z字形爬升,最不喜欢走的就是雪坡了,特别是有雾的时候,四周没有参照物,感觉就像一直在原地转悠,非常折磨人。
这种雪坡对体力的消耗非常大,一脚下去雪已经快到膝盖了,高山靴上粘的雪让脚步愈加沉重,上面不时有雪滚下来,经过将近一个小时的努力,终于翻过了折磨人的大雪坡。上面一段几十米的冰岩混合有点小难度,王冠以前从没爬过这样的山,速度不快,对于不是经常户外的她来说非常不容易,但是她的意志力和耐力都很棒,很有登山的潜质。
垭口上的云雾时聚时散,Aymetic告诉我们雨夹雪马上就要来了,不知道他是看了天气预报还是经验之谈,我们抓紧赶路,接下来是一段较缓的雪坡,山上的风越来越大,云雾被风吹散,已经能看到我们今天要登顶的Aiguille du Tour了,远远就能看到在雪岩混合附近的一条大冰裂缝。
走到跟前,冰裂缝最宽处大概七八米,窄的地方也有两三米,有一座一尺多宽的雪桥,这个雪桥还是有点危险的,我们都安全的通过了,虽然姿势各式各样。接下来到顶峰的是雪岩混合攀登,用了将近大半个小时左右,山顶的雾比较大,我和王冠在冰岩混合路段行进的比较慢,对于第一次接触冰岩混合攀登的王冠来说有点难,最后还是能够顺利登顶。
在山顶拍照留念,山顶雾大风急,补充一点能量开始下撤,俗话说上山容易下山难,这段冰岩对我来说比较适合,因为平时经常攀岩,王冠开始有点害怕,克服了恐惧心理就好多了,我们顺利下撤到雪桥。速度虽然不快,但收获很大,特别是王冠。
今天的训练没感觉特别累,我们下山的时候开始飘起了雪花,雪越下越大,在下山的路上遇到了进行简单体能训练的几位队友,等我们回到小木屋,这里的工人已经开始清理小木屋的物资了,所以今天中午只能吃自己携带的给养。
一架小型直升机负责运送物资,有十几个工人在忙碌,我们整理好携带的物资和装备,开始在风雪中下撤,随着海拔逐渐下降,雪变成雨夹雪,由变成雨,浓雾依然和我们一路相伴,弄的都挺狼狈的。我们乘坐缆车回到山下,在缆车站旁边的一个咖啡屋取暖,这个季节爬山的人不多,滑雪的季节也没到,咖啡屋里只有一个老人为我们服务,这里的红茶和咖啡都很不错。
Aymetic和Hugues两个人一直在商量未来几天的天气,队友们各自对这两天的训练进行了总结,Aymetic告诉我们未来几天勃朗峰有暴风雪,可能会有时速达到50公里以上的大风,基本上登顶勃朗峰的计划难以完成了,而且根据这两天的训练来看,即使是非常好的天气,全队也不可能全部登顶勃朗峰。可能是我们开始就把勃朗峰想象的太简单了吧,因为大部分队员在国内都是攀登过海拔五六千米的雪山,相对海拔只有4810米的勃朗峰大家还是比较有信心的。而阿尔卑斯山的雪山相对攀登的海拔要比国内大部分雪山的高,对体力和毅力要求很大,而且其中有很多地方需要技术攀登才能通过,Aymetic和Hugues根据所有队员这三天的训练表现告诉我们,如果天气允许,只有杨波、罗静、皮带和我有可能登顶勃朗峰。
Aymetic提议可以带我们到意大利境内去爬一座海拔4000+的山峰,是阿尔卑斯山的一座完全在意大利境内的最高峰——大帕拉迪索峰,大家最后经过讨论决定分成两组,由Hugues带四名可能登顶勃朗峰的队员在霞慕尼多休整一天等待天气好转,剩下的队员由Aymetic和Elodie带队去意大利攀登大帕拉迪索(4061米)。
下午回到酒店,美美的洗了一个热水澡,因为外边正下着雨,也没有出门逛街的欲望了,晚餐在酒店旁边的一个意大利餐馆,Aymetic和Hugues联合推荐,酒店前台的服务员也向我们推荐,这里的意大利面很正宗,还有海鲜面也非常棒。
今晚可以好好的睡个觉了,明天自然醒——扫街!
 
小镇休整,感受欧洲休闲度假小镇的悠闲
今天是我们这次法国之旅最惬意的一天了,虽然山顶云雾缭绕,但山谷中的霞慕尼小镇却阳光明媚、温暖宜人。
吃过早餐,队员们三五成群的结伴闲逛,今天有充足的时间感受霞慕尼小镇。之前大家有商量过,如果天气好可以去乘坐观光直升机、飞滑翔伞或者乘坐缆车上到南针峰的,但山顶的能见度不是很理想,我们只能选择在小镇里溜达了。
我们悠闲的走在霞慕尼的街道上,逛的最多的当属各大世界顶级品牌的户外店了,在国内驴友比较熟悉的ARC’ TERYX(始祖鸟)、THENORTH FACE(北面)、COLUMBIA(哥伦比亚)、PETZL(攀索)、NORRONA(老人头)、PATAGONIA(巴塔哥尼亚)、ASLEWA(沙乐华)、OSPREY(奥斯普瑞)、GREGORY(格里高利)等等,我能叫上名字的就有二三十个之多,这还不包括一些其他滑雪、骑行、滑翔伞等等户外运动品牌,还有一些根本在国内没见过的品牌,真的是比国内的户外展品牌还多。当然还有我们本次活动的主办方LAFUMA(乐飞叶)的专卖店。
其他卖旅游纪念品的小店也特别多,怎么说呢,好些东西制造的不是特别精细,木制品、树脂的摆件和冰箱贴、明信片等等,价格从几欧到几十欧不等,还是要买一点小纪念品回去送朋友们的。
原来法国著名的百年奢侈品牌“Mont Blanc”就是勃朗峰的意思,LOGO就是根据俯瞰勃朗峰设计的,在中国我们叫它“万宝龙”!真是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啊。奢侈品看看就好,对我们这些活跃在山海之间的驴子们来说还是搞点户外装备实在。
霞慕尼是欧洲著名的旅游小镇,这里的商品价格在欧洲是比较偏高的,户外用品的价格也不低,而且这里都很少有折扣优惠的,大家的收获都不少。
霞穆尼街道两旁有很多特色的咖啡店,我们在Lafuma的专卖店对面的咖啡店小坐,明媚的阳光,舒适的温度,一杯两三欧元的现磨咖啡,坐在旁边的两个老人边喝咖啡边聊天,不时抬头仰望在云雾中时隐时现的雪山,十分安逸自在。
我们基本上把小镇上的户外店转了个遍,中午选在小镇中央喷泉广场旁边的一家餐厅用餐,很火的一个餐馆,中午基本坐满了,还遇到从国内过来的友人,他们是参加“巨人之旅”的媒体摄制组,今年的成绩还不错,就是有个队员发生了意外。
午餐的时候还发生了一件可乐的事情,户外杂志的“杨波”老师点了份烤肉,先上来一盘生肉和三种不同的酱料,我们开始还以为是生吃的,好几个人都尝了尝,正当我们讨论味道的时候,服务员端上来一个石板烤盘,诧异的看着我们!
第二天一早把他们送走,剩下我们四个人继续在霞慕尼休整,中午和晚上都是在小镇上的雪缘中餐厅吃的,吃了几天的法意大餐嘴里已经淡出鸟来了,一餐炒菜一餐火锅,雪缘餐厅的老板是苏州人,炒菜的味道不错,价格适中,就是量少了点。四个人除了吃饭基本都是在酒店里休息,今天的天气又有点变坏的迹象,在小镇上就能看到勃朗峰顶的旗云,天气预报预计未来几天勃朗峰将会迎来本年最大的暴风雪,心里对登顶勃朗峰的不可预见性非常担忧。几个人聊天的时候都笑谈拼人品的时候到了,看看勃朗峰能否让我们这些来自东方的攀登者靠近她了。晚上严重失眠,折腾到两点多才睡着,不知道其他几位队友感觉怎么样?
 
狂风肆虐,云海茫茫别有艳阳天
超过70度的悬崖,突出的岩石挡住视线,感觉只有身边的几个人被挂在悬崖上,山脊上的瞬间风力时速有四五十公里,卷积着冰粒打在身上和脸上让人防不胜防,我们只能在风大的时候将整个身体趴在堆着积雪的峭壁上,但是我们不敢停留,体温在大风中流失的非常快,而且越往上风力越大。
昨晚只睡了三四个小时,早上不到六点就醒了,天阴的厉害,酒店的早餐七点才开,我们匆匆忙忙的吃了点早餐,Hugues已经到酒店了,我们险要驱车半个小时去到缆车站起点Le Fayet (584米),乘坐早上第一班Tramway au Mont-Blanc前往海拔2372米的登山起点Le Nid D’aigle(鹰巢),我们到达Le Fayet站的停车场,另一位高山教练已经在等我们了,很可惜我没有记住他的名字,因为他是杨波和罗静的教练,而Hugues(渔歌)一直是我这次登山全过程的教练。虽然语言上的沟通不是很流畅,但已经形成了一定的默契,往往一个手势一个动作就能领会彼此的意图了。
这种登山的缆车其实类似于国内的森林小火车,但因为一路攀升的坡度很大,在陡坡路段两条铁轨之间有一条齿轮轨道,开小火车的是一位漂亮的法国姑娘,二十几岁的样子,小火车只有两节车厢,电力驱动,没有乘务员,每到一个站点女司机就下车给大家开门。
小火车的速度不快,山上的雾很大,还零星下着小雨,窗外也看不到什么景色,途中上来一对登山的父子,小孩子六七岁的样子,自己背着登山包,上面挂着安全带和头盔,他很大方的和我们拍照,我和罗静姐都跟他照了合影。
虽然天气不好,但今天来登山的人还是不少的,两节车厢基本已经坐满了,小火车在云雾中行驶了一个半小时左右,可能我们已经到达云雾层的上部了,感觉阳光随时都会刺穿云层。穿过一个小小的隧道,到达海拔2372米的勃朗峰登山起点“鹰巢”, 我们已经置身云海之上了,除了我们这群登山者和小火车站,所有现代文明的印记全部隐入脚下,我们收拾好行囊开始爬升。还有一部分登山者是去另一个徒步观赏冰川的木,这个是我第二天下山的时候才知道的。
气温不高,我们要先翻过一段碎石路段的山脊,我们今天要爬升到海拔3900米的古特屋,其中有一大半冰岩混合的路段,当我们爬上碎石山脊,山风很大,气温骤降,风吹到脸上有刀割的感觉,只能埋头赶路。不过真有狠人儿,有个哥们儿在这种天气竟然只穿了个大裤衩跟我们一起爬山。我们在大风中行进,随着海拔的逐渐上升,碎石路段的积雪越来越多,低洼背风的地方基本已经看不到裸露的岩石了,我们在一处背风处穿好冰爪,后面的冰岩混合爬升必须结组前进了。
接下来的冰岩攀登路段相对容易,虽然路段比较险峻,大部分路段都需要手脚并用才能通过,但我们几个对这样的路段还都比较得心应手,始终能保持着较快的爬升速度,只是要随时小心大风就可以了。罗静姐说快要被风吹到山下去了,大风卷积着米粒大小的雪粒,霹雳啪嚓的打在冲锋衣上,偶尔有雪粒吹到脸上,虽然隔着百变巾和护脸但还是很疼!
我们今天上午要到海拔3220米的 Tete Rousse木屋吃中午饭,再次赞一下阿尔卑斯山的高山木屋,简直可以称得上是登山爱好者的星级酒店,舒适的床铺、美味的餐食、各种热饮,如果你的英文够好还可以和来自世界各地的登山爱好者畅聊一番。
我们大概在十一点半左右到达Tete Rousse 木屋,中午吃了一餐非常美味的意大利面,下午还有更艰难的路段等着我们呢,我们休息加吃饭大概用了1个小时。有一点要提到的是,进入小木屋之前要脱下冰爪,换鞋的地方有专门存放登山装备的柜子,几个人的状态都很不错,上午基本都没怎么出汗。下午还有600米的攀升,外边的阳光很充足,如果没有风的话会是一个非常舒服的天气,Gouter古特屋在风雪中时隐时现,我们下午先要通过一段M型的横切,然后是500米的山脊雪岩混合爬升。从小木屋出来先是一段雪坡,坡不太陡,但M型横切路段有一段大概两百米的危险路段Death Gully(死亡谷),经常发生雪崩和滑坡,Death Gully在两条垂直的山脊之间,最好的通过时间是早上,现在已经是中午了,路基上的雪非常松散,上面不时有碎雪和小石块滑落,过的还是有一点惊心动魄的。
两组都顺利通过了这段雪崩区,这段500多米的山脊非常陡峭,据我的教练Hugues说,这一段是攀登勃朗峰死亡率很高的路段,我们在路上也确实看到了几个登山者的墓碑,只是一个简单的金属十字架,上面写着死者的名字和遇难的日期。长冰镐在这里基本已经失去作用了,必须手脚并用才能通过,这不仅是对人体力、毅力的磨练,更是对人心理素质极大的考验。超过70度的悬崖,突出的岩石挡住视线,感觉只有身边的几个人被挂在悬崖上,山脊上的瞬间风力时速有四五十公里,卷积着冰粒打在身上和脸上让人防不胜防,我们只能在风大的时候将整个身体趴在堆着积雪的峭壁上,但是我们不敢停留,体温在大风中流失的非常快,而且越往上风力越大。幸亏今天中午在Tete Rousse小木屋吃的比较好,不然真不知道只靠路餐怎么通过这段艰苦的跋涉。
经过三个小时的攀爬,我们终于来到了海拔3800米的Goute Hut(古特屋)。老的古特屋已经停用了,新的古特屋设施非常完善,应该是阿尔卑斯山最豪华的的一个登山木屋了,红酒桶型的Goute Hut罩着银色金属外壳,钢举架结构全实木软包,里面分为五层,负一层是存放装备的地方,一楼是餐厅,二三四是客房,这里能同时为200人提供住宿,但是需要提前预定,由于前几天天气恶劣,这里聚集了大量的登山者,基本上是饱和的运营状态,这里的铺位是90欧元一天,虽然也是双层的大通铺,但每个铺位都有相对独立的小格子分开。
古特屋的晚餐味道也不错,这里有免费的开水提供,只要晚上把水壶交给吧台里的工作人员,第二天一大早工作人员就会把水壶灌满热水了。我们趁着吃饭之前的一段时间开了个小会,Hugues告诉我们明天的天气会很不错,适合登顶,我们四个人都很高兴,一致认为是人品战胜了天气。
随着太阳渐渐西沉,风停了,夕阳为雪山和云海罩上粉红色的霞披,气温逐渐下降,我们明天一早两点就要出发,所以今天要好好的养精蓄锐,吃饱喝足早点睡觉了。罗静姐还跑出去拍了夕阳,非常漂亮,洗漱好回到宿舍我又失眠了,中午在Tete Rousse给去往意大利的王冠他们发了个短信,简单的通报了一下我们的情况,按照行程,她们今天应该已经登顶大帕拉迪索峰下撤回霞穆尼了,这里手机已经没有信号了,不知道是她们没收到我们的信息还是我没有收到她们的回复。因为之前训练的时候媳妇儿腿扭伤了,还是有点担心的,躺在床铺上看书,大家都休息了,我们这个房间一共住了二十几个人,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第二天罗静姐说是她半夜帮我关的头灯。
 
顺利登顶,一段难忘的异国回忆
环绕在勃朗峰周围大大小小的山峰尽收眼底,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阿尔卑斯山的顶峰、西欧的最高点,海拔4810米的勃朗峰用她宽阔的胸怀包容和接纳了我们几个来自东方的登山者。
凌晨两点起床,餐厅里已经坐满了人,这里统一供应早餐,起的这么早也没什么胃口,喝了一大杯咖啡,吃了两片面包了事。


选择今天登顶勃朗峰的各国登山者有近百人,我们顶着一轮明月出发了,今天是农历八月十六,皎洁的月亮映照在雪山上,隐约能看出阿尔卑斯山的轮廓,前后都是一串串的头灯。从古特屋出发首先要翻越宽阔的Dome du Goutetr(古特隆包),这是一段相当耗费体力的路程,在海拔四千多米的地带翻越一个又一个雪坡,在黑暗中前行,无穷无尽,积雪很深,气温很低,行进的速度非常慢,经过两个多小时,我们爬上一个较大的陡坡,来到用于救援的无人木屋——Refuge du Vallot(洛瓦木屋)。
我们在洛瓦木屋稍事休息,补充了一点热量食品和水,继续沿着前面的登山者踩出的雪槽前进,天渐渐亮了,雪坡变得越来越窄,当我们能清晰的看到勃朗峰顶的时候,已经置身一个狭窄陡峭的山脊上,右侧是深不见底的岩壁,左侧是陡峭的雪坡,我们像是踩在一柄白色巨斧的锋刃上面,只有窄窄的一条雪槽可以立足,幸好今天的风不大,不然真的是一不小心就万劫不复了。
看看时间,已经七点多了,Hugues说我们的速度保持的不错,再有一个小时左右就能登顶了,罗静姐和杨波老师在我们前面,继续爬升,这一段除了比较险峻外就是已经开始有人下撤了。交汇的时候比较危险,必须有一组人停下来让路,大家都遵循一个原则,下山的队伍让上山的队伍,在一个避风的地方我还发现了一个雪洞,洞口已经快被坍塌的积雪掩埋上了,应该是遭遇恶劣气候的登山者挖的临时避难所。
随着我们不断的爬升,山脊左侧的雪坡开始变缓,但能看出好多雪崩遗留下的痕迹,这个位置的雪崩区正对着下面的大冰川,这个冰川应该是阿尔卑斯山最大的冰川,一直延伸到霞慕尼小镇的上方,非常壮观。
罗静姐和杨波老师先一步登顶勃朗峰,勃朗峰的山顶是一个长条型的山脊,面积不大,我们登顶的时间是七点五十分,山顶的风很大,太阳已经出来了,心情很激动,毕竟对于现代登山的第一座山峰——勃朗峰对登山者来说有很重要的意义。环绕在勃朗峰周围大大小小的山峰尽收眼底,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阿尔卑斯山的顶峰、西欧的最高点,海拔4810米的勃朗峰用她宽阔的胸怀包容和接纳了我们几个来自东方的登山者。
短暂的停留,拍照留念,开始下撤,我们大概十点左右下撤到古特屋,在古特屋吃了点路餐,收拾好所有的随行装备,中午我们要赶到Tete Rousse木屋吃饭,早上大家都没吃的太饱,非常怀念昨天中午在TeteRousse吃的意大利面。用了两个多小时下撤到Tete Rousse木屋,大部分登顶勃朗峰的人会选择今天在古特屋休息一天,第二天再返回霞慕尼,所以今天中午Tete Rousse木屋的人很少,我们在这里碰到了昨天一起坐缆车上山的两父子登山者,小家伙认出了我们,开心的和我们打招呼。
在Tete Rousse木屋休息了一个小时,说实话,今天的体力消耗挺大的,海拔上升1000米,下降超过了2400米,特别是下山的时候,感觉膝盖里面有吱吱响的声音,不知道其他几个队友怎么样,最后一段碎石坡路段简直是对膝盖的折磨。下午三点回到“鹰巢”缆车站,我们乘坐三点半的登山缆车下山,这里说一下,如果选择当天返回的话一定要留意最后一班缆车的时间。
我们回到霞慕尼的酒店已经快六点了,另一组队员今天去参加了Mer DeGlace冰川的环保活动。晚上Aymetic和Hugues陪我们去了一家霞慕尼小镇很有名气的酒吧,我们在酒吧里聊了聊这次活动的全过程,算是一次庆功酒会吧。
第二天一早我们乘坐BUS去日内瓦国际机场,BUS司机先是把我们送到在法瑞的边境退税点,在这里退税的人很少,不过这里退的税金是瑞士法郎,另一份需要退到信用卡里的税金需要投递到一个黄色的邮箱里,这个黄箱子已经被日光风化成白色的了,着实让我们找了一会儿。
我们到达日内瓦机场的时候距离飞机起飞只剩一个小时了,我们过完安检飞机已经开始登机了,日内瓦的机场有很多国际大牌的免税店,不过我们一点空余的时间都没有,终于在起飞前十五分钟全部登上了回国的飞机。
 
Add to Flipboard Magazine.

相关主题

查看所有评论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 表情:

网站公告

图片资讯推荐